苹果鱼 - 第46节 暗中观察[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第59章 年少恋爱篇四

    “你说的倒轻巧,可是又有什么用呢。”言希用手背胡乱在自己眼眶上横了两下。

    “你怎么就能保证下一次在我面前没有什么黑命贵的事情再次发生?”她看着前方舞台上正在表演的演员们,轻声问道。凭什么她要比一部分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取得更好的成绩才能够得到相同的回报?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变相歧视,她也不会因为过度训练而引起脚伤。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不公平才是常态。”陆嘉轻叹了一声后如是说道。

    言希转头,第一次认真地去打量陆嘉。他这样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前方的表演。感觉到了言希若有所思的目光之后,他微微偏头转向言希,轻轻一笑。

    这天之后,陆嘉又回到了繁忙的工作当中,完成他那被挤得满满当当的日程表。再听到与言希有关的消息后已是几个月以后。

    “那丫头去了波士顿音乐学院,选择了音乐剧表演这个专业开始读。”言泽在电话上这样告诉他。“她说,让我给你带一句谢谢。你俩那天出去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没什么。”片场上的陆嘉刚刚下戏,他靠在布景的石柱上回道。“不过就是看了一场演出。”

    “不管如何,还是谢谢你。”虽然不知道陆嘉用了什么神奇的妙招,但言泽很感激他把言希从那个死牛角尖里拉了出来。

    陆嘉第三次见到言希是在两年之后的秋天。

    这一次是他因为一部电影,跟着剧组去了波士顿取景,顺便和完成时尚杂志的约片。

    大片拍摄的地点被选在了波士顿查尔斯河的边上。陆嘉他们在拍摄的时候,正好有附近学校的学生在做偶发性互动话剧的实验作业。

    摄影师同那群学生商量了下,学生们同意让陆嘉成为他们表演的一部分,然后让摄影师进行拍照。陆嘉认出了那群学生们打扮的像是童话人物的言希。他确信自己看到了那姑娘对着他挤了挤眼睛。

    拍摄结束后,天色也渐渐染上深蓝,学生们打算收拾回家。陆嘉在一旁的建筑里换完衣服后再出来,果然看到了脸上带着蓝色油彩带着兔耳朵的穿着脏裙子的言希。她正坐在栏杆上,头发乱糟糟的像是刚从兔子洞里钻出来,两条细细的小腿在空中百无聊赖地荡啊荡。

    “这是……?”陆嘉距离言希两步远的地方停住。

    “三月兔。”言希从栏杆上跳了下来,偏着头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陆嘉想起来,三月兔是刘易斯·卡罗尔的童话故事《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角色,疯疯癫癫,每年只在三月发疯。

    言希现在这副样子倒是挺有疯疯癫癫的感觉。

    “你来波士顿啦,我请你吃饭呀!”

    太阳已经落山,路上的灯也一个个被点亮。陆嘉看着言希那还带着妆的小脸,忍不住咧嘴笑。

    “我等会儿还有夜戏。”在国外拍外景时,时间一向紧迫,这次的剧组在波士顿一共只待一周的时间。

    “那你都不吃晚饭的么?”

    “大概吃个汉堡包?”

    结果最后陆嘉也没来得及吃汉堡,便匆匆忙忙赶去了片场。言希则跟在陆嘉身后一同来了片场。陆嘉演戏的时候,她便双手插进自己戏服围裙前的口袋里,坐在陆嘉的座位上,围观演员们拍戏。

    “那个人是谁呀?”有人小声打听这个脸上也没卸妆,身上还穿着脏兮兮的戏服女孩。这么明目张胆大刺刺地坐在陆嘉座位上,相比来头不小。

    “是嘉哥的朋友。”已经是陆嘉助理的王小北买回来了咖啡给片场工作人员们分发。夜里的波士顿并不暖和,言希接过王小北分发的热咖啡捧到手上给自己取暖。

    “陆嘉还有多久能结束啊?”言希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部戏是一部商业爱情片,今晚这里正好是陆嘉饰演的天才男主角幡然悔悟,大晚上从房子里跑出来想要留住放弃他的女主角。两人在查尔斯河边会有一阵拉扯,最后以接吻收尾。

    非常狗血,看得言希也非常糟心。

    尤其是看到那个饰演女主角的女演员之后。

    也不知道这是因为太冷,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总之女演员的发挥不到位,ng了无数条。

    “都要冷死个人了。”她说着又跺跺脚,很是嫌弃地瞅了一眼那个女主角。

    王小北知道言希的身份,不敢怠慢。闻言连忙把陆嘉的大衣外套递给言希让她裹上。陆嘉的个头比言希高许多,刚刚过膝的大衣裹在言希身上,直接把她从头到脚罩了个结实。

    “那个女演员……”王小北凑到言希耳边悄声说道,话只说了一半没说完,但言希已经明白了其中意思。

    这怕就是个带资进组的关系户。演技捉急搞得所有人都没办法休息,也冷得言希这个还只穿着戏服的人恨不得直接上去给那女演员来一段教学演示。

    “你们嘉哥,还真是好脾气……”言希喝了口热咖啡,看着无数次ng后却还依旧维持着自己演技水准的陆嘉,摇头感叹。他看着那女演员,眼中柔情似水,只可惜和他对戏的是块不开窍的木头。

    大概连导演也受不住了,再又一次喊“卡”后,他终于不堪重负地挥了挥手,让两位主演都休息一会儿。

    见陆嘉走过来,言希连忙站起身给还在工作的男人腾地方。陆嘉也是被那女演员折磨得不行,过来后直接一屁股坐下,之后便端起言希刚刚随手摆放在一旁小桌上的咖啡。言希还未来得及提醒那是她的咖啡时,陆嘉便直接仰头给自己灌了一大口。

    “好甜……”他一口咽下,嘴中全是双奶双糖的甜腻。

    周围盯着陆嘉看的工作人员纷纷暗中倒吸了口冷气。这是刚刚那个戏服女孩儿的咖啡啊!陆影帝这是拿错了还是……这两人关系本就是如此亲密?

    王小北也在愣神中。他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言希,才知道自家陆影帝在遥远的大洋彼岸竟然有这样一个——唔,红颜知己?虽然陆嘉说两人是朋友,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朋友,他虽然是给人当助理的,也不见得能知道自家艺人的一切隐私。

    言希看着陆嘉皱起眉头对着王小北抱怨着,黑暗中被油彩遮盖的脸蛋上不由自主得浮起两朵红云。

    她刚刚看陆嘉演戏,虽然对戏的女演员水品差劲但这完全不妨碍言希欣赏陆嘉的演技。本就被陆嘉的表演带进去几分戏,言希这会儿看着陆嘉方才仰头喝她喝过的咖啡时,心跳不由得变快。

    尤其是他刚刚仰头咽下那咖啡时,那喉结的滚动,更是让她面红耳赤。身上陆嘉的大衣给她的温度越发的灼热,两年前在剧院里的景象也被重新翻出。

    那时候她在陆嘉的怀中哭得好不伤心,却在那个温暖的怀抱中渐渐重塑了自己对舞台的信心。

    鬼使神差的,言希拿走小桌上那还未被人动过的原本准备给陆嘉的清咖啡。她站在一边,假装那杯咖啡是自己的,像是占位似的,先拿起喝了一口。

    好苦。

    王小北这才回过神,正要对着陆嘉解释他拿错了咖啡,却看到站在陆嘉椅子旁的言希恶狠狠地横了一眼王小北,并以手做砍刀,在脖子上做了个“斩”的动作。

    对方是言家大小姐,他自然识趣地闭上了嘴。

    不远处,导演还在辛苦地对着迟迟不入戏的女主角讲着戏,言希捧着咖啡,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这对她来讲过苦的清咖啡。

    “你们的那个女主角,真的欠练。”她一边喝着,一边对着陆嘉小声说着女演员的坏话。

    “你练得不错?”陆嘉笑着看向还顶着一头乱发带着兔耳朵的言希说。

    “那是自然。”言希闻言很是骄傲地挺了挺胸。

    算起来,她在这里学习音乐剧表演也有了两年时光,完全算得上是科班出身。

    “那要不要过来和我试戏,然后给她一个示范?”陆嘉眼睛一转,给出了这个一个提议。

    “你这是让我干得罪人的事呢。”言希眼神狡黠地看着陆嘉,一副“我看穿你了你到底有什么阴谋”的表情。

    “和她拍了那么多条还没过简直煎熬,就不能行行好让我来点放松?”陆嘉双手一拍然后摊开,像是在示意自己清白无辜。可他人却凑到了言希耳边小声耳语,寒夜中,一股热气突然喷到言希那已经冷透的耳廓上,那热度直接烧得她差点跳开。

    “就当是我验收一下你这两年的学习成果?毕竟当初你走上这条路,我也算是引导者之一。再说了,你怕得罪人吗?”他又激她。

    言希看着他,心中的念头转了又转,然后一偏头,颇为矜持地道:“你们导演没反对意见就行,我都ok!”

    陆嘉闻言,立马起身去导演面前和他讲这件事。

    “我家的小朋友,在波士顿音乐学院学音乐剧表演。趁着这会儿大家都休息,让我和她对两条?验收一下她这两年的学习成果。”

    导演也是人精,怎么会想不到这是陆嘉在向女主角表示不满。他看了眼还穿着戏服的言希,这姑娘虽然脸上满是脏污的油彩却丝毫掩饰不掉她眼中的灵气,便首肯地点了点头。

    陆嘉家的小朋友?

    这话的解读方式可以有很多,导演也是可以八卦的。

    于是没休息几分钟的陆嘉便带着言希又来到了河边。场记手中的板子一打,陆嘉便立即入戏。

    他眼中的留恋和疯狂让言希不由得心悸。

    “留下来,留下来好不好?”

    已经看过剧本的言希没有在经验老道的陆影帝面前露怯。她眼中满满的依恋和痛苦,那对断舍离的犹豫,让男主角更加恐慌。

    两人在河边拉拉扯扯,很快就到了吻戏那里。之前两人说好这里借位,舞台剧演得多的言希对借位这种方式自然也无比熟练。

    言希双手捧住陆嘉的脸,脸上全是深情与断绝的坚毅。纵然不舍,但她的心中还是下了决定。就这一吻之后,她便要去找寻自己的天空。

    陆嘉对言希这段表现非常满意,最后的吻戏他刚偏了偏身,在摄像机拍不到的角度,正要用眼神示意言希别紧张他俩借位的时候——

    他的嘴唇上突然迎上来一抹软软的触感。

    言希捧着他的脸,闭着眼横冲直撞地吻上他的唇。不仅如此,就在他愣神的这两秒,那稍带着些咖啡苦涩的小舌有些笨拙地钻进了他的口腔,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他。

    原来是他错怪了自己的助理——王小北明明为他买到了清咖啡,只是和面前这位小妞的咖啡拿错而已。此时此刻他口中的甜腻与她舌尖的清苦完美中和,咖啡的醇香完美地在味蕾上绽放。

    他怎么就忘记了,三月兔在三月发疯的原因……

    是发情呢。

    第60章 年少恋爱篇五

    英国民间一直以来都有“mad as a march hare(像三月兔一样疯狂)”的说法。当到了三月——兔子发情的季节,它们便会忘记自己的弱小,兴奋得到处乱跑。

    没人能够预测得了它们的行为,甚至是它们自己。

    穿着脏兮兮布裙子的戏服女孩踮着脚尖,捧起面前这个身材高大男人的脸,闭上眼睛投入得吻着。她脸上画着蓝色的油彩,头上带着的脏兮兮的毛绒兔耳,穿着打着补丁的亚麻布裙子,就像是一个从童话绘本中走出来的精灵。

    陆嘉的眼神开始是慌乱,接着变成了迷茫。

    他一手扣着女孩儿的腰,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像是中了魔咒一般,不受控制地深吻着面前的少女。

    夜间的查尔斯河边渐起了湿重的水汽,河边昏暗的灯光像是通向异世界的引路灯。一阵微风吹过,原本河面上平静的那一轮圆月瞬间被敲碎成万千光点,诱人且迷幻。

    他不知自己是穿越了兔子洞来到了神奇的梦境,还是就在这红尘俗世中吻上了一个童话。

    一记笨拙的法式深吻随着言希推开陆嘉而结束。她低着头,胸口幅度极大地起伏着,只用个头顶对上面前的陆嘉。

    那慌乱的样子,就好像连她自己都没有预料到这记深吻的发生一般。呼吸稍缓后,她像是回过了神,就要转身就跑,可哪知头上一直没有摘下的兔耳朵突然被拉住。

    她像是突然被人捏住了喉咙,曾经的伶牙俐齿在这一秒一个字都发挥不出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言希决定主动打破这安静然后逃命,于是一个深呼吸后,她直接抬起脚就要向身后狠狠踩去。只是,陆嘉的脚她是踩到了,可她的人也如自投罗网一般,被陆嘉拦腰抱进怀中。

    “在一边乖乖等我,下戏之后我们谈谈。”

    方才那个让她全身灼热的味道和声音猛然靠近,让言希更加不知所措。好在陆嘉及时将她松开。

    言希又踩了一脚陆嘉后匆忙跑开,她头上的毛绒兔耳朵跟着她的跑动也是一跳一跳,竟真的像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慌张又可爱。

    陆嘉低头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眼神复杂地看着脚下。

    不远处的导演拍了拍手,和女主角又讲了两句戏。隐隐约约的,陆嘉听到导演称赞方才言希的表演。

    “就要像刚刚那个样子,那个感觉,明白了么?”

    “导演,他们那是真亲,难道我也真吻啊?”女演员语气颇为抱怨的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