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鱼 - 第43节 暗中观察[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曾经言希和陆嘉约定过,等她拿到华语三金之一的时候,她铁丁二话不说就和他结婚。因此在看到信封中名字的那一刻,陆嘉改变了注意。

    之前花了大工夫准备的求婚被抛在脑后,还有什么时候是比现在更合适的呢?

    陆嘉捧着那尊金色的奖杯,黑色的基座上那尊金牛高贵典雅且充满力量感。他单膝跪地,将奖杯捧到言希的眼前。

    “希希,抱歉占用了你的感言时间,但是你真让我骄傲,无时无刻!我爱你!今后的路,请让我陪你一同走下去。嫁给我,好么?”

    言希早已被陆嘉的一席话感动得泣不成声。

    “希希,今天这奖杯和我是打包的。”见言希一直不停地抹眼泪却不给他回应的陆嘉有些着急了。毕竟像是求婚被拒这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颁奖礼给每个环节分的时间都是之前就已预定好的,我已经占用了你的获奖感言时间。你要是再不答应下个环节就要开始了,到时候咱们俩被主持人赶下台就特别难看。”

    这半是威胁半是玩笑的话通过麦克风传遍了整个会场。台下又是哄笑和尖叫。“答应他”的尖叫此起彼伏。

    “那我的获奖感言怎么办?”言希语气中带着点哭腔,又爱又气地问。

    “下次补上。”陆嘉笑意吟吟地说。“快答应!”

    言希几把抹干自己脸上的泪,一把抢过陆嘉手中的金牛奖奖杯。

    “废话那么多!快把奖杯给我!”

    在众人的尖叫和见证之下,言希抱着自己的奖杯,陆嘉抱着他的言希,款款走下颁奖舞台。未来的路还有很远,但是,幸甚有他。

    (正文完)

    第55章 带娃番外

    陆嘉按照自己的心愿,终于在自己的33岁那一年,同刚满25岁的言希结婚。在他们婚后的第二年,两人有了一对可爱的龙凤胎。

    两个小家伙到底是姐姐弟弟还是哥哥妹妹,这是一个未解之谜——言希生产时错过了剖腹产的最佳时间,之后顺产几乎是九死一生,全家上下都处于惊慌失措的状态。

    因此也没什么关心两个孩子出生的先后顺序。

    至于两个小家伙到底谁先出生,就看日后谁的拳头大了。

    陆家两位萌宝的小名都是妈妈大手一挥决定的。

    女宝叫小蛋黄——决定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妈妈正在看丹麦皇家芭蕾舞团的录像(此团被舞迷常简称为“蛋黄团”)。

    男宝叫大福——原因很简单,因为当时言希正在一边吃草莓大福一边看录像。

    “叫大福会不会太草率了些……?”作为父亲的陆嘉抱着自家大福,有点忧愁地问。现在小孩儿父母给孩子取名,那名字都各种苏!怎么到了他家就要变成这种“地主家的傻儿子”画风呢?

    “我还没有喊他雪媚娘呢!”言希咽下口中的点心,转过头来对着带娃的老父亲怒目而视,一点都不在意暴露了自己给孩子们起名时的不用心。

    “大福怎么了?有哪里不好!这么有福气的名字,当然得给我家宝宝用!不然你要给他叫什么,难不成还叫锦鲤么?!”

    于是陆蛋黄和陆大福的小名就这么定了下来。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转眼,陆蛋黄和陆大福也到了上小学的年纪。

    这两天,妈妈言希在外地有工作,带娃的工作就落在了爸爸陆嘉一个人的肩上。

    不同与言泽家不知何年何月才会出生的儿子有皇位要继承(言希语,嫌弃状),她家的小两只从小到大活得各种无拘无束,完全就是两个天真可爱的宝宝。小朋友的想象力丰富,加上身为文艺工作者的父母的有意引导,小两只的表现力比一般孩子要强上好几个数量级。

    蛋黄继承了妈妈的身材和爱好,从小就学习芭蕾,是个高冷又可爱的芭蕾公主;而大福从幼儿园起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或是遗传了他爹,算数一直特别差。

    星期天,陆嘉带着大福一起蛋黄送到舞蹈老师的工作室跳舞。他的工作室就在这附近不远处。送完了蛋黄,他便和大福一起来到工作室,盯着大福写这周周末布置的家庭作业。

    “大福,办公室冷不冷啊?”陆嘉连着好几天都没来过办公室了,他一进办公室就开起了空调。现下是开春三月,倒春寒。市政供暖前天刚刚停了,这会儿房子里还真有点瘆得凉。

    “不冷!”陆大福小朋友放下书包,轻车熟路地走到陆嘉办公室一角,拉来自己专属的儿童座椅到办公桌前。

    “真的不冷?那你把外裤再给我拉一边让我看看你穿没穿秋裤。”

    “老爸你可真烦。”大福颇有气势地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然后拉起外裤,透出里面红色的加绒秋裤。“看,大红色秋裤,你的最爱!”

    “嘿你这臭小子,我什么时候最喜欢大红色秋裤了?!”陆嘉闻言扔下手中的遥控器,转身就要过来收拾陆大福这位小同志。

    “我上次听到你说的,最喜欢妈妈穿红色的秋衣秋裤。”陆大福哼了一声,从书包里抽出作业本和铅笔盒。“我要写作业了,爸爸请你不要打扰我,谢谢。”

    陆嘉直接被气笑。他摇了摇头,走到自己的大班椅处坐下,开始在大福身边看剧本。

    这周老师布置了作文给他们写,题目便是“我的父亲”。小棉袄同学蛋黄的作文已经写完,为父的他也阅读完毕,之后还很是感动地拍了张照片发微博,微博评论区的女婿党们立即抹泪呼喊着小蛋黄同学。

    无论是蛋黄还是大福,两个孩子的正面均没有曝光在网络上。只是在他们入学的那一年,夫妻俩给穿着校服手拉手走在前面的蛋黄和大福捏了张背影发到了微博上。

    但只此一背影便引来了大批女婿党和儿媳党。

    哼!他的小棉袄,哪里是那些凡夫俗子所能觊觎的!陆嘉一边看着手中的功夫电影剧本,一边幻想着要怎么把那群叫嚣着要当他女婿的臭男人一个个都捏死。

    大福这会儿拿着铅笔,愁眉苦脸地看着作文格子纸又看看坐在他旁边的老爸。

    妈妈常说,爸爸算是老来得子,人和人都是隔代亲,所以有时候难免会对他们比较偏宠一些,但是他们自己需要把握一个度。

    大福觉得这话说得有时候很没道理——比方说他倒觉得爸爸基本上没偏宠过他。在家中最被爸爸宠的明明是老妈她自己。

    哎!大福人小鬼大地摇了摇头,终于拿起笔,在格子纸上落下了一个题目——我的父亲。

    “我的爸爸,他是一个,”写到这里大福的笔尖顿了顿。他侧头看了眼爸爸,接着点了点头,按下笔尖继续写道:“是一个英jun的老胖子。”

    抬头再观察一下爸爸的办公室,大福化身柯南,决定将所观察到的内容全数写进去。

    “虽然他看上去并不老,但是妈妈说了,爸爸有了我和妹妹那就是老来得子。我后来偷偷问了下我的同班同学们,他们的爸爸都才三十多岁,只有我的爸爸是四十多岁,看来他真的是老来得子……”

    陆嘉听着铅笔笔尖和纸张摩擦的沙沙声,翻了一页剧本,偏头看向自己的儿子。周日的暖阳透过明亮的落地窗爬进陆嘉的办公室,暖暖的阳光落在了大福小小的身躯之上,照到了他带着软软的绒毛的小脸。

    小家伙笔直得挺着脊背,写字动作标准得如教科书中宣传图一般。看着儿子那认真作业的模样,陆嘉心中的骄傲和柔软就像是喝饱了幸福水,自在舒服得舒展了身躯。

    这大概就是各种微博鸡汤号上说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忍不住拿起手机,对着儿子写作文的侧颜捏了一张照片。他拿着手机看着照片上的大福,心中是一千一万个喜欢。

    这就是他和言希生命的延续啊!

    在p图软件中找了个贴纸遮住儿子的脸,陆嘉把这张照片上传了微博,等待网友们夸赞他儿子帅。

    微博一经发出,八方赶来点赞。

    各种姐姐阿姨哀嚎着等待大福弟弟长大的儿媳粉率先赶到前线。陆嘉挨个把说大福可爱的评论点了个赞。接着再刷新往下翻的时候,突然感觉画风有些不对劲。

    刚刚的“啊啊啊啊啊”怎么突然变成了“哈哈哈哈哈”?另外艾特言希的评论怎么也瞬间变出了这么多?

    粉蓝马卡龙:我来给大家翻译一下大福弟弟的作文。[图片评论]

    陆嘉皱紧眉头点开那图片,迅速扫了两行后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陆大福你来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做油腻中年老男人?!”

    被点了名的陆大福同学有些茫然地抬头看了眼突然出声的老爸。油腻中年老男人,这不就是他么?

    “你的作文!念!”

    “哦……”大福有些不是很情愿的哦了一声。他的作文还没有写完,但是爸爸的作文写得很好,说不定会给他提一些更好的建议。

    “我的爸爸,他是一个英jun的老胖子……”

    作文第一句话就要击穿了陆嘉的内心。他上一部戏要演的角色正好就是一个中年胖男人,于是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让自己迅速从一百五十斤胖到了一百八。

    由于最近言希没事就在家折腾白案和西方甜品,因此那部戏杀青后快三个月了,他还是没能将体重减到了原来的标准。可是他保证!!从今天起,在夏天来临之前!!他就能一定能回到原来的巧克力版腹肌状态!

    “……虽然爸爸做饭难吃,但是他有两种饮料做得很熟练——一个是桂圆红糖jiang茶,另一个就是泡gouqi(枸杞)红(枣)zao水。

    爸爸的办公桌上有一个双层玻璃保温杯,杯子上还刻了一条龙。这是他用来泡gouqi(枸杞)红(枣)zao水的杯子。”

    那个现在被誉为油腻中年老男人标配的杯子明明就是给孩儿他妈准备的啊!陆嘉难过的望着天,不让泪流出。

    “爸爸的shen美水平忽高忽低。有时候他很帅,但有时候就会看到他穿着黑色西服搭红袜子的照片。但是舅舅告诉我,穿西服的时候一定要穿黑色袜子。

    只能说,爸爸真的很喜欢大红色。”

    孩子,那叫视觉碰撞的拼色时尚……

    “……后来我听说,爸爸这样的表现,就是被嫌弃的中年油腻老男人的象征。我觉得爸爸挺可怜的。原来他喜欢在黑色西服下穿红袜子是因为老了脑子不好使了。”

    “到底是谁教你的这个词?嗯?中年油腻老男人?!”陆嘉忍无可忍,直接开口问道。

    “是妈妈啊……”陆大福小朋友很是无辜的道。

    妈妈……他就该想得到。当年皮得欠收拾的女孩生了孩子怎么可能就会变了秉性?

    陆嘉深呼吸了两下,实在没有更多耐性去听大福一字一顿地读下去。他拿过大福的作业本,自己看下面那些他刚刚手机没有找到的部分。

    “……妈妈说,就算是健康和顺利,人类也只能活一百岁,然后就要回到天上当星星了。爸爸因为老来得子的缘故,已经耽误了许多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所以我们要更加爱他包容他。

    即使他喜欢只有蛋黄这种小女生才会喜欢的大红色。

    我觉得妈妈说得很对。虽然爸爸现在已经油腻了起来,但是我和妹妹要好好爱他,让他快快乐乐地过完一百岁,然后去做一颗快乐的星星。”

    “……”看完大福同学的作文之后,他的眼眶为什么会这么酸呢?

    “爸爸,你有什么要修改的意见么?”大福小朋友乖巧地站在一旁询问道。

    “没有,这么些很好,就这样交给老师吧。”陆嘉把作文本还给大福,又摸了摸他的头顶。“走,我们去接蛋黄下课。”

    第56章 年少恋爱篇一

    言希第一次见到陆嘉的时候,是在岩石娱乐的年会上。

    算算时间,那个时候言希十二岁,还在上小学,而陆嘉也是个才满二十的大男孩。

    这一年,无论是对于言希,还是陆嘉,都算是相对艰难的一年。

    言希的父亲作为岩石集团的董事长、岩石科技的ceo,因为点错了科技树,使得演示科技虽有众多黑科技技术但是连年亏损。终于在言希十二岁这一年,他带着亏损的财务报表引咎辞职。

    而陆嘉则在这一年迎来了他最低谷的时期。

    陆嘉童星出身,国民关注度极高。两年前在他踏入大学校门之前,他便因一座从戛纳带回来的金棕榈奖杯惊艳了国人。之后他签约岩石娱乐,却遇到了一个很糟糕的经纪人。

    无尽的商务活动让他几近崩溃。可这还不够,他很想参与的因为关系户的原因剧本谈不下来,经纪人甚至暗示他去接受公司高层的潜规则。

    言希遇到他时,他正在年会举行的酒店露台上抽烟。

    “你能把烟灭了吗?”脆生生的女童声自黑暗中响起。陆嘉夹着烟头的手在空中一顿,诧异地转过身去看声音的主人。

    是个小姑娘。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