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鱼 - 第9节 暗中观察[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

    言希低头翻了翻怀里的那一大本,是个新剧本。想想她距离上次拍完戏也有段时间了,是时候工作赚钱养家了。

    “《裙下有火》……”言希看着封面上的名字,轻声念出。“啧啧啧,一看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个正经剧本。”

    再随意翻了两页,言希发现里头讲的是芭蕾舞团的事情。

    “芭蕾?”她举起手中的剧本,对着封夏扬了扬。

    “芭蕾。”封夏老神在在地点了点头。

    封夏看过剧本,里面有许多地方需要女主角跳芭蕾舞。而言希在上大学读音乐剧表演系之前,她曾系统地学了十四年的专业芭蕾。

    不说别的就只说芭蕾,放眼现在圈子里的一众女演员,她可以说演技好的女演员中芭蕾舞跳得最好的一个。

    所以这个角色非她莫属。

    “所以,这里头的那个女主角,就是你之前和纪小岚说的,需要我至少瘦二十斤的角色?”

    “嗯哼。”封夏点了点头。“这两个月你赶紧看剧本,抓紧减肥。但不许只节食不运动,要回到你十八岁上大学之前的那副小身板,腿上还要有肌肉能跳舞,知道了吗?”

    “不知道。”言希十分抗拒地摇着头拒绝到。

    “两个月之后,和你一起去试镜的可是人家专业芭蕾舞校里的小姑娘。你丢的起那个脸?”封夏看着言希抗拒的神色,微微一笑对她说道。

    “还还还要试镜?难道这个不是导演主动找我的吗?”

    “这部戏的导演可是找了鱼果。她的风格你应该是清楚的。”

    封夏口中的鱼导是国内第七代导演中的代表,她对戏简直认真到了严苛的程度。不管你家里摆了多少尊影帝影后的奖杯,如果戏不对了她照样骂人。

    “鱼果这次决定找新人演员来出演女主角焦糖。”封夏对言希解释道。“所以你要好好努力,争取不要被那群学校都还没出的小丫头们抢了风头压住了你。那可就丢脸丢大发啦!”封夏一边说着,一边勾起嘴角幸灾乐祸似的笑着。

    “……”并不想和这个经纪人说话怎么办?

    “如果减肥的话,我的胸就又要没了……”最后,言希可怜兮兮地瘪了瘪嘴巴,低下头,双手放在胸前挤了又挤。可是那是鱼果的戏诶!

    鱼果的戏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盛产影后!且不说她对优秀作品的追求,那可是影后的摇篮啊!

    “好!我减!”言希咬了咬牙,心一横,下了决定。

    “这才对嘛!”封夏满意地点了点头。“好了,你赶紧起床干活吧!我要回去休息一下了。”说着她从床边站起来,把小西服外套的扣子系上。接着又叮嘱道:“赶紧起,不许再睡了!再睡把你丑照po到网上去!”

    “……”真的好想换经纪人哦怎么办!

    ∞ ∞

    送走了封夏之后,言希又看着手上的剧本发愁。

    芭蕾欸!

    她都有将近八年没怎么碰过了。虽然基本功还在,软开也不错,但是要在两个月之内恢复到从前的程度,真的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情。

    “哎!”她又叹了口气,低头看看自己胸前的两个小包子。

    都说减肥先瘦胸。因为她从小跳芭蕾,本来就是个太平公主。出道之后她又是各种养,这好几年了才养出了这么点起伏,现在为了一部戏,又要回到解放前。

    想着想着,心里就委屈到不行。

    不行,她受不了这委屈。

    随即摸出手机给陆嘉打电话。

    “喂!你喜欢多大型号的胸?!”电话接通后她便如此劈头问道。

    陆嘉也是刚起来不久,手机响的时候他正准备在酒店的房间里吃早餐。今天的早餐是奶黄包和豆浆,很得他的意。

    他一手拿着奶黄包正要往嘴里塞,另一手拿着筷子在小碟里夹酱黄瓜。电话突然一响,便直接按了免提接起。

    哪想到,自己的这位女朋友第一句上来就是这个。

    坐在陆嘉对面的王小北直接从椅子上起身,从一旁抓了副耳机塞到陆嘉手机上然后拔腿跑了出去。

    “你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了!”电话那边,言希半天听不到陆嘉的声音,越发的要闹了。

    “哎哎哎,在听在听。”陆嘉连忙带上耳机回复那位小姑奶奶。

    “你今天怎么了问这个?”陆嘉小心翼翼地问道。同影后这个话题一样,胸也是言希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你正面回答我!不要和我打太极!”电话那边的言希不依不饶道。

    “……”这叫人如何回答?怎么看里头都充满了陷阱,一不留神说不定就要送了命。陆嘉捏了捏手中的小巧的奶黄包,又斟酌了下表达,然后打起精神直面问题。

    “……嗯,我觉得b就很好。”他回答道。又捏了捏手中的奶黄包后,陆嘉接着往外蹦溢美之词。

    “就像你的那种b就是最好了。小巧可人,可一手掌握,还温软香甜……”

    陆嘉自认回答得不错,便将手中那小巧的奶黄包一口咬掉半个奖励自己的机智。

    “嗯,我喜欢你的那种b!”将口中的那半个奶黄包全数咽下之后,陆嘉又强调了一遍自己对言希的尺寸不渝的爱。

    然后把另半个奶黄包塞进嘴中,暗暗给自己的机智疯狂打电话。

    岂料话筒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抽泣。

    “哎,怎么了怎么了?”陆嘉艰难地迅速咽下口中的早餐,连忙问道。刚不是还好好的吗现在怎么突然就哭了?!

    言希马上给出了答案。

    “——可是我马上就不是b了!”言希“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马上要变成a了,飞机场!太平公主!再都不温软香甜了呜呜呜呜!”

    陆嘉被言希这一哭哭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大早上的不好好睡懒觉吃早饭,为什么要说这么敏感的问题。

    “太平公主不也挺好吗……”被言希哭得一地鸡毛的陆嘉手忙脚乱地隔着电话安慰道。“有钱有权,多好啊!”

    “可是薛绍死了啊!呜呜呜呜呜呜……”

    陆嘉头上青筋暴起,也不知道自己是脑子被什么糊住了还是怎么着,竟然把自己类比成了个短命驸马。

    “……不过你说得对。”哭唧唧了好一会儿的言太平这会儿终于平复下了心情。“太平公主有钱有权,薛绍死了我还可以招男宠。”

    “你敢!……嗝儿!”

    方才匆忙咽下的奶黄包这会儿终于给陆嘉粗暴的回应了。他气不顺连连打嗝儿,听得电话对面的言希也不住地嘻嘻笑了出来。

    “嘿嘿嘿!我就去招面首!气死你!气到打嗝儿!”

    “……所以你到底咋了?”

    “夏姐让我去试镜一部戏,叫《裙下有火》,我要减肥了!”

    《裙下有火》……可巧了,几天前这部戏的导演鱼果还专门来找过他。

    第13章

    《裙下有火》可以说是一部大女主戏。主要讲述的是女主焦糖的复仇。男主在里面的主要是起着穿针引线的作用。

    陆嘉现在一年只接拍一部戏,选剧本的时候自然更为慎重。而且他看了剧本,里头有部分很是少儿不宜的戏。

    自从同言希恋爱之后,陆嘉很是自觉的杜绝一切吻戏床戏,可以说是非常的二十四孝好男友了。

    不过既然言希有意参演的话……

    那他对里头的男主角,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哪怕导演没来找他他都一定得去主动争取!

    这边,言希在给陆嘉打完电话后,总算是疏解了心中因为即将到来的a罩杯而产生的郁闷。

    洗漱过后,她一边吃着纪岚岚给她做的减肥早餐,一边拿出手机去查《裙下有火》的相关资料。

    封夏给她拿来的直接是剧本,但即便如她这种有硬靠山的女演员,能拿到的剧本最多也就是全剧80%的部分。不过这部戏其实是由原著小说改编而成的。因此言希决定在看剧本前先去看看原著小说。

    这部小说在一个叫做绿丁丁的网上连载,看起文来倒是很方便。

    小说也不长,短短不到二十万字,言希只花了一个上午便将其看完。只不过,看完后她深深的产生了一个疑问。

    “喂?夏姐!”言希龇着牙拨通封夏的电话道。“你确定真的要我去演这个《裙下有火》?就这种末流小说?”

    电话那边的封夏也是刚补完眠醒来,听到言希略微爆炸的声音很是无奈地皱了皱眉。

    “‘三流小说拍一流电影。’你着什么急?”封夏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道。“剧本看了没?”她又问道。

    “……还没呢……”言希喏喏地道。

    “那就去看!”封夏加重了语气道。“剧本和小说不一样。你放心,编剧不是那个原作者。”

    “……哦。”

    “抓紧时间,不要贪玩。就两个月的时间,不仅要把芭蕾捡起来重新跳,记得剧本也必须要吃透。知道了没?”

    “嗯嗯嗯!”

    封夏那边满意地收了线,言希挂了电话后则愣愣地看了看面前的剧本。

    “……芭蕾欸……”她叹了口气。她又不是美国的那位宇宙首席米斯蒂·科普兰,她都这么多年没练芭蕾了,能不能直接上足尖鞋都说个问题呢。

    好在封夏这边的动作极快。当天就给她联系好了一位b市的资深芭蕾大师,给她做专门的辅导。

    一连着好几天,言希都是早出晚归,每日在练功房里汗如雨下。运动量之大,完全不需要再节食减肥,她的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了下去。

    这天晚上她从舞蹈教师回来之后,整个人都累到要虚脱。一进家门把包一扔鞋子一踢,大衣外套随手丢到沙发上后,她便立马冲进卧室想要先睡上一大觉。

    却不想她刚扑倒床上后,就听到“嗷”的一声响。

    “你回来了怎么不啃声啊!”言希立马翻身从占据了她的大床的混蛋身上起来,恨恨地戳着某人结实的腹肌道。“吓死我了!把我的胸都膈疼了!”

    被结结实实一百来斤的人砸到的陆嘉很是委屈地揉了揉自己方才被言希戳到的肚子。

    “我回个家还得先锣鼓喧天地先宣传一波?是你自己不开灯摸着黑扑床上又砸到我的好吧?”陆嘉从床上坐起身,探身打开床头边的小壁灯无奈的道。

    “你来做什么?”言希自知理亏,揪着暖黄的灯光瞪了陆嘉一眼。自己的胸部现在还在发疼,心里不解气又是抬脚踢向他的大腿,结果脚踝却被一把抓到。

    “哎哎哎,不兴搞家暴的啊!”陆嘉一边挑起眉为自己声张正义,一边很是色气地摩挲这言希小巧的脚踝。“我来干嘛,我来上缴公粮啊!”说着他热烫的掌心沿着她小腿内侧慢慢上移。

    “凑流氓!滚边去!”言希用力把小腿从陆嘉手中抽了回来,然后盘着腿坐好,又扯过床上的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成了一颗粽子。

    “……啧。”陆嘉摇了摇头道。“真无情。”

    “你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不是说是明天没?”

    两人面对面盘着腿坐好后,言希问道。

    “事情办完了,自然就回来了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