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鱼 - 第8节 暗中观察[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主持人连忙打圆场。

    主持人:“但随着公众的监督这类事情也越来越少了。”

    陆嘉闻言微微一笑。

    陆嘉:“公众监督这个,其实实际上是可以被操纵的。这点就比较可怕了。我前些天学到了个新名词,叫粉丝控评。

    ……”

    整个采访过程中,陆嘉完全没有按照先前说好的问题走。他把主动权从主持人那边拿走,之后就按照自己的思路和节奏,把整个采访偏到一个再都回不过去的轨道。

    虽然没有点名,但是在场的都听得出来他diss的对象。那简直就是明着点艹!

    整个采访中,陆嘉疯狂diss林馨和她的粉丝们,总算发泄了因为那群无良狗仔们而起的怒气。

    王小北在一旁默默点赞——这可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微博上的热搜,短时间怕是下不来了。

    第11章

    陆嘉在采访中一顿通天的diss,以老干部之姿极力谴责了目前国内演艺圈内的乱象后,各种舒坦。

    录完采访后已是夜晚。陆嘉坐上保姆车拿出手机,继续上微博追踪关于言希今天的各种状态。他先点进去言希的微博,随后就在她微博下面的评论区发现,风向有些变了。

    先前言希那条秒删的微博被疯狂扩散。起初网友们就只是围观小姐姐说话耿直,一起看着乐呵。而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有一股力量开始在刷留言diss言希耍大牌。

    耍大牌?

    陆嘉皱起眉头。

    用户34567890:又不是就言演员一个人被娱记在机场堵过,但到现在为止就见过言演员一个在微博上和娱记叫板。就她一个人金贵,别的艺人都不是人?还不都那么过来的。

    用户43756845:这么娇气还赚着那么多钱。你每年收入那么多被娱记拍几张照片怎么了?

    这是明晃晃的水军。言希之前那微薄,就是简简单单的解释了下自己真没意志消沉,而如今怎么就被解读成了是演戏耍大牌被无险带节奏。

    其中有许多林馨的粉丝就吃了那群水军的这一波节奏,组团过来言希微博下头diss,一时间言希微博下面评论区里都在怼她娇气刷大牌。陆嘉随意翻到两个,打眼一看就气得不行。

    梦吻馨馨:天天给自己艹无冕影后的人设,也艹了有三四年吧?怎么就没见过你拿过一个奖呢?

    馨语馨愿:拜托某演员心里也有点13数吧,天天别人抢了你的奖,她们怎么不抢别人的奖呢!这种白莲花也真是活久见了。

    不过陆嘉看着看着,也看出了些门道。这件事情,这种手法,极有可能就是封夏在背后操纵着。

    他等着看封夏的后招。

    陆嘉想的一点没错。找水军带了一波言希节奏这事还真是封夏干的。

    因为封夏在背后操作的关系,今儿一整天微博的热搜榜都热闹非凡。

    先前因为陆嘉上的那三条热搜已经慢慢没了热度,diss言希战场也就仅限与她的微博评论区。言希占据热搜榜半壁江山的情况也早已结束。

    但是是今天,有一个女人,她刚过了大满贯影帝陆嘉,刚过了不断向上爬的新热搜话题,稳稳占据了热搜榜第二名一整天。

    她就是金阳奖的新晋影后——林馨。

    今天质疑她拿金阳奖影后是黑幕的那条热搜可谓是稳如泰山。任凭你八方风吹,本宫就是不动,就是不动,就是不动。

    她那条热搜不动,这就为广大热心网友提供了议论和泄愤的场合。就连豆瓣八组里关于她的陈年馊饭都被网友翻了出来,曾经的黑历史被抖了个底朝天。

    封夏要的就是林馨被网友们挂柱子上全方位diss,然后她的那群令人闻风丧胆的小粉丝们按捺不住终于出动,一窝蜂的跑到言希微博下头骂人。

    欲扬先抑这种手法虽然历史悠久但确实有效,并且实施起来方便简单易操作。

    果然,到了晚上九点半时,舆论终于有了反转。

    这个时间点,央视黄金档结束,卫视午夜档还未开始,外出的归家加班的下班。

    就在这个电视台晚间新闻的空当中,有位正义的网友看不过言希微博评论里头的那群水军和林馨的小粉丝们,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个今天在机场大厅中言希被堵的路人视角完全版视频。

    言希对着狗仔们喊口令,接着和自己的工作人员一波神级配合后脱身的那段视频也终于在网络上流传了起来。

    “秀!天秀!”

    “陈独秀!蒂花之秀!”

    “造化钟神秀!蒂凡尼成人秀”

    “维多利亚秘密秀!维吾尔族的秘密秀!”

    “我已经把手洗干净了可以摸摸你的奖杯吗?”

    于此同时,封夏之前买好的一批公众号也开始撸起袖子干活了。

    一波感叹结束之后,在各个公众号的引领下,开始有网友反思了。

    “所以说这么耿直的girl究竟为什么会在今天有那么多人黑她?”

    “很明显啊她这是触动了有些人的蛋糕了,所以喽!”

    舆论的节奏一直掌握在封夏手中,这会儿火眼晶晶的网友们也开始质疑林馨买水军专门攻击言希了。

    “就好像在之前的几个小时里他们集体被断了网似的。”王小北看着网络上几乎可以说是瞬间被逆转的风向,无不感叹地道。

    有句俗话这样说:胜者为王,败者微博王。

    可林馨作为一线流量小花,能让她获得更好资源的底气也就是她的微博流量了。这几年粉丝经济烧得如火如荼,但封夏看的明白清楚,这把火烧着烧着,眼瞧着就快完了。

    林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如果不能及时转型,等下一个世代的年轻演员起来了,她就真的要被拍死在沙滩上了。

    封夏做的,不过就是给林馨身上再添几把干柴,加速她的燃烧让她早日散尽预热,在未能成功转型之前彻底烧干烧尽。

    陆嘉则勾着嘴角拨通了封夏的电话。

    “封大经纪人,不管你要不要带言希来我的新工作室,咱俩的合同你看着,什么时候能抽空签一签?”

    而就在微博上各方厮杀得正狠之时,言希才刚刚从睡梦中苏醒。

    她这几天着实太累了,加上生理期身子略虚,这一觉竟睡到了大半夜。

    “纪晓岚啊!”她躺在被窝中呼唤着纪岚岚。“朕醒来了!”

    纪岚岚听到了言希的声音后,便立即从客厅里的沙发上起身朝着主卧走去。

    “希姐你醒啦!”纪岚岚靠在卧室门框上,头往卧室里探了探道。“你等下哦!我去给你端红糖桂圆水去!”说完后就迈开小腿颠颠跑进厨房,把一直温着的红糖桂圆茶倒了一杯端到卧室中。

    “来喝茶!”纪岚岚把姜茶杯子放到床头柜上,然后小心的扶起仍旧虚软无力的言希。“大晚上了吃姜上火。所以这回姜片基本上没怎么放。”

    言希猛地给自己灌了几口天天的红糖水,闻言立马抬头,目光感动得看向米钱的纪岚岚。

    “岚妃,你心中果真还是有朕的!”

    纪岚岚无奈地把头撇到另一边,这就又开始演了。她有些无奈地站在原地等言希喝完红糖桂圆茶。而从言希手中刚接过空杯子打算离开的时候,纪岚岚便被她一把拉住。

    “希姐又怎么啦?”

    “岚妃,今晚就留在朕的寝宫之中可好?”

    “……哎”纪岚岚叹了口气。“那我留在陛下的偏殿宿下即可。”按照言希的一贯习性,若没有和她搭几句戏,那是断不可能被她放走的。

    言希家有她的卧室,就在与主卧只有一墙之隔的侧卧,因此说是偏殿也算是恰当。

    “爱妃就不愿与朕共赴云雨,再给朕添个孩子?他日若诞下个小子,朕定封你做朕的皇后!”

    “……”

    见纪岚岚不说话,言希接着又道:“朕知道,前些日子朕偏宠那夷邦献上来的嘉美人着实伤了你的心。”

    纪岚岚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陆哥被她打成了夷邦献上来的美人?hin可以。

    “但岚儿!朕的心中是有你的!朕从不负人,朕便是这样的汉子!”

    “咕噜……咕噜咕噜……”

    言希握着纪岚岚的手,语气铿锵有力,只是到了表演的最后,一阵肚子咕噜噜叫的声音突然破坏了这深情的气氛。

    “那么……岚儿,去给朕下一碗方便面吧!”

    想起来之前封夏的叮嘱——不许言希再吃方便面,她未来两个月内需要瘦至少二十斤。

    “不行的,夏姐说了,坚决不能让你再吃泡面了。她说你下部戏至少要瘦二十斤,今晚忍一忍吧。”

    “二十斤?!”原本还沉浸在自己戏中的言希在听到这个数字后立马惊得坐直了身子。

    “我怎么不知道我下部戏就这么来了?还要瘦个至少二十斤?!”

    第12章

    第二天一早,言希就知道迎接她的是什么角色了。

    封夏乘坐了昨晚的红眼航班回到b市,一大早还未等言希起床,便坐到了她的床边。

    感觉到自己的床边下陷了些,言希迷迷糊糊地醒来。她眼睛微微睁开了条缝,模模糊糊地看到了眼前出现了一个黑影。

    “吓!”她一个激灵,从床上直接坐直了身。接着头往后一样,后脑勺结结实实地砸到了床后面的墙。

    言希的卧室装修风格是美式工业风,干净利落简洁明快,后脑勺撞起墙来也是格外的清脆有力不矫情。

    封夏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

    “要不回头我给你接个真人秀吧?就你这幅蠢样,回头到电视上一播肯定特接地气特吸粉。”

    言希龇牙咧嘴的对着封夏比了个中指。

    “不过现在醒了吧?”封夏双臂抱胸轻笑着道。

    言希捂住自己的后脑勺,眼泪汪汪地看着封夏。

    “夏姐,你变了。”她动作夸张地抽了抽鼻子。“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哦。”

    “你就不怕我这一撞给撞傻了?以后谁给你挣钱?”

    封夏没理她,哼笑了一声,弯腰从被她放置在地上的大黑包里取出了个a4尺寸的装订好的打印本。她低头翻了两页,然后把那一大本直接扔到了言希怀里。

    “所以给我好好工作,趁你还没全傻的时候多给我赚点钱。不然我就只能去结婚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