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鱼 - 第5节 暗中观察[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言泽闻言摸了摸自己鼻子。自家妹子脑洞精附身的时候那真是宛如滔滔江水所向披靡寸草不留,也唯有眼前的陆嘉能安抚的下来。

    “……真基!”看着面前俩男人交递手机的动作,封夏呷了口咖啡,轻轻摇头评价道。

    陆嘉抬起头眯眯眼看着这个和言泽有着千丝万缕关系但还处于暧昧期没捅破关系的言希经纪人封夏……

    “封大经纪人最近要是物色剧本的话,我这里有你家艺人言希的作品——我和他,”说着陆嘉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言泽,“的男男生子文,你要不要拿去看看能不能炒出个大ip然后投拍出来?”

    封夏轻哼一声翻了个白眼,偏过头去没再理会陆嘉。

    看着自己面前双双吃瘪的二人组,陆嘉眼中浮上了满意的目光。

    “好了,还有什么要商量的赶紧弄完吧。等等我还回去一趟。”陆嘉拍了拍手,对着言泽和封夏说道。

    “一会儿你不是还有事?”封夏挑起根眉毛好奇地问道。“我记得你今天之后没什么别的安排啊?”

    “那丫头刚给我说她大姨妈突然造访肚子疼,我不放心,得去看看。”陆嘉非常二十四孝好男友地回答道。“刚好还算是顺路,不然总不能真就让她去喝热水。”

    “……”

    “……”

    这种巨型狗粮,无论是言泽还是封夏,他俩都不乐意吃。

    今天陆嘉一大早就赶来言泽这边,是有工作要做。

    一个是他同言氏科技要签约,从下一个季度开始,他将代言言氏科技旗下的摄影设备公司单反系列产品。

    另一方面,是关于职业规划的问题。

    陆嘉同言希一样,也是言氏娱乐经纪公司的旗下艺人。不过最近他的合约快要到期,而关于续约的事情,他是想要挂靠言氏娱乐然后自己开工作室。

    只是万事俱备之前东风——他的经纪人柔姐想要结婚退休生孩子去了。等再过两周工作交接完毕,现任经纪人柔姐就会正式离职。现在,他缺一名经纪人。

    整个圈子里他看了又看,最后就相中了言希的经纪人封夏。好在自己同封夏也认识,今早这是由言泽牵线,陆嘉第一次正式在封夏面前说了自己的想法。

    “到时候封夏就能把言希也带到工作室里面。咱俩签约你当我的新经纪人,同时带我和言希两个。”陆嘉畅想着未来,给自己画饼。

    “带你我没意见。”封夏笑着答道。“不过你开工作室让我把言希也带过来这一点,你得自己和她去说。”她接着又摇头道。

    就这两天,这对小情侣还因为陆嘉起了想要结婚的念头闹了矛盾。陆嘉目前还没能把言希从言家挖过来放自己户口本上,只能先弄个别的法子把人带到身边。

    可以说这也是一种另类的忠犬了。

    ∞ ∞

    言希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了一条虫。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突然就来了月经,比标准日期提前了将近一周的时间。这会儿疼得满床打滚,各种生无可恋。纪岚岚给她打包了一桌子红糖桂圆姜茶摆在床头柜上她也不想喝。

    “要不希姐咱们回家吧,不喝这些外卖,咱们自己做。”纪岚岚知道自家艺人这会儿是大小姐犯娇气了,只能先哄着劝着。

    “不想喝,难喝死了。”言希哭唧唧着张脸 ,可怜巴巴的对着纪岚岚道。

    “纪小岚啊,要不你来给朕吟诗两首来转移转移注意力?”言希摸了两把并不存在的眼泪,又演起了皇帝戏。

    纪岚岚背过身后翻了个白眼,万分想要把这个蜷成了个大毛虫的言希扔到陆嘉手中。自己都疼成那副惨兮兮的样子了和,还有功夫开她名字的玩笑。

    陆嘉办完了工作上的事,提着从外头买来的红豆粥,匆匆忙忙得就往言希那边赶。他依旧没办法在前台把言希房间的门卡取了,只能站在言希门口敲门。

    而就在他刚进门后,言希房间对面的房门偷偷开了一条缝。

    第7章

    得知来人是陆嘉后,言希立马把手中的手机按灭然后往枕头下面一塞。接着便又继续佝偻着身子蜷缩在床上,满脸的生无可恋。

    “哎呦……哎呦喂……呜呜呜……”还一个劲不停地叫唤。

    言希属于那种台词功底很好的女演员,于是这会儿的叫唤也特别的逼真传神。

    这就急坏了陆嘉。

    他把手中提着的红糖桂圆姜茶往纪岚岚手中一塞,身上的大衣都没脱就开始两手合十使劲搓手心。

    身后的纪岚岚很识趣地帮陆嘉和言希合上卧室的门,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人,坚决不碰这碗狗粮。

    “怎么这次这么疼啊?”陆嘉快步走到床边俯下身子,伸手撩开散乱在言希额头的乱发,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接着把方才搓热的手伸进被子,捂到言希的小腹上。

    不出意外的,一片冰凉。

    “叫你昨天乱穿衣服!”陆嘉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起身脱下大衣又回到床上,侧卧在言希身后把她完完全全嵌到自己怀中,然后开始给言希揉肚子。

    陆嘉温热的大掌覆上言希的小腹,轻轻的用掌心揉着那片冰凉的皮肤。言希眯起眼睛往身后一靠靠在陆嘉结实的胸前,这会儿那要人命的疼痛才算是稍稍缓解了些。

    男人的体温到底比今天的她要高。她靠着他就像是靠着个温软的火炉,让她特别的有安全感,仿佛陷入了天堂。

    ——如果没有耳边的碎碎念的话。

    “以后拍戏的时候就是找个替身又能怎样呢?大冬天的真当自己铜墙铁壁罗汉金身啊?又不是要去打仗,干嘛要指哪跳哪?”

    “指哪跳哪的人没资格和我这么说……”蜷缩在陆嘉怀里的言希顶嘴道。话音刚落身后的男人静了两秒,接着便又开始碎碎念。

    “那你明知道自己身子受不得凉,昨晚上为什么穿那么点?”

    “你见过准影后裹个东北大红棉袄走红毯吗?!”言希暗暗咬牙,曲起胳膊撞了身后男人一肘子。

    “……”陆嘉又没了声。“电影节陪跑”这是他从来不和言希争论的话题,深怕那句话没留神,又戳到了她脆弱的小心脏。可看着怀中的姑娘惨白的脸色后,他觉得还是不能全都依着她来。

    “影后我是没见过,但确实有见过披着东北大棉被走红毯的,我觉得挺好看的,下次你可以试试。”

    “……”言希被陆嘉这蜜汁审美气得一口气喘不上来。“你走,你赶紧给我走!”

    “别呀!别现在就赶我走啊!”陆嘉闻言,立马紧了紧怀抱。又把身子往言希身上压了压,把小姑娘彻彻底底罩进自己怀中。

    “……那你何时滚蛋?!”言希肚子又疼,气得发抖。她咬紧了后槽牙,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带着气音的字。

    “……唔。”陆嘉沉吟了下,像是在思考什么。“大概二十分钟之后?你把手机拿出来看看时间,我看看还能待多久。”

    “……你说啥?”言希一副听到天方夜谭的模样,直接扭过头震惊地看向身后的男人。“我都生气了!然后你给我说你让我二十分钟后再让你滚蛋?”她的语气中还带着颤音,足以见她的生气程度。

    陆嘉今天手上没戴表,也没办法看时间。不过他知道言希的习惯,她一向喜欢把手机压枕头底下,说了对身体不好但怎么劝都不听。想到这,他便把手伸到言希枕头下,准备去找手机看时间,然而怀中的人瞬间动如脱兔,立即从死鱼变成了一条将死之鱼。

    各种挣扎,无比蹦跶。如果这会儿她身上真有鱼鳞和水,陆嘉怕是要被她这条美人鱼的鱼尾溅一脸的水。

    “……???”陆嘉挑起根眉毛,疑惑地看着言希这副要回光返照的劲。这妮子又干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了这是?

    “你又干什么了?”陆嘉翻了个白眼,手上动作迅速,一把将言希抓回怀里,又利用身形优势把她压在身下。大手往枕头下一摸,摸到了言希的手机。

    手机上了锁,需要密码才能解开。这是言希前几天让纪岚岚给她买的新手机,里头自然是没有存陆嘉的指纹。

    “解锁。”陆嘉把手机伸到言希面前,示意她不要不识时务,趁早把手机锁解了。

    “我不!”言希劲没陆嘉大,这会儿生理期肚子疼身子虚着,更是不敢上手和陆嘉抢。只能把手背到身后去,来一个誓死不从。

    “不解锁是吧?”陆嘉收回手机微微一笑,调出手机上的触屏数字键,按下了一串数字——5555765。接着自己睡着时候的睡照就映入眼帘。

    他倒是从没见过这张照片——照片中的他正在熟睡,睡颜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帅。唯一美中不足的怕就是他那被写到脸上的对联。

    左脸四个字:我爱言泽。

    右脸四个字:老公艹我。

    脑门上还有个横批——雅蔑蝶。

    “……”

    “……”

    一对情侣,四目相视,久久无言。

    这是言希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趁着陆嘉睡着了之后用眉笔在他脸上写下的杰作。虽然她赶在陆嘉醒来之前就用卸妆膏将她的罪证毁尸灭迹,但她肥肠机智的用手机对着陆嘉的脸捏了张照片。

    然后现在,这张照片就被她设置成了新手机的壁纸。

    本来这就只是她自己用来欣赏。可是现在被陆嘉这混蛋发现了……这就……啧!

    言希脑子里转了一万个应急措施,每一个都堪称极不要脸。她迅速从里头捡了个看上去还算挺要脸的方案,积极应对。

    “你偷看我隐私!你不要脸!”她伸出根纤细的手指,颤抖地指向面前的男人,痛心疾首地控诉道。

    “……”陆嘉深吸了口气缓了缓心情。对于言希这样的反应,他早该知道的。

    “你今天生理期,我不和你算账。”陆嘉对着言希扯了扯嘴唇,皮笑肉不笑道。“六天之后,等你姨妈走干净了,我们秋后算账。”

    说完他把手机扔回到言希怀中,从床上起身整理衣服。

    “……”言希小媳妇似的拿过手机兜在怀中,她从床上坐起,双腿曲着,下把轻轻靠在膝盖上。又把被子拉上来遮住口鼻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头。

    “你……真的要走啦……”她语气有些低落的问道。一边无辜地对着陆嘉巴眨着大眼睛,一边小声道。

    “哼。”陆嘉从鼻腔中哼出了声,整理了下自己卫衣的带子。

    “哎!”言希见陆嘉这就要转身离开,连忙探身向前,拉住陆嘉的卫衣下摆。

    “嗯?”陆嘉转过身,回头挑起根眉毛看着坐在床上有些扯着他衣角的小姑娘。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中满是不舍。

    啧,这个时候怎么就能这么乖呢!

    “……你生气啦?”言希声音软软地对陆嘉道。

    “嗯。”陆嘉依旧直挺挺的站着,只垂着眼睛看着貌似要道歉的姑娘。他想好了,就等着姑娘和他说一声对不起,他就低头亲一亲她,然后再陪她上个五分钟。

    “……哦,那你继续气着吧。”哪知言希不按套路出牌,依旧是软软糯糯的语气,可却能把人气死。

    陆嘉自知不能和这小混蛋太过计较,不然最后气死的准是他。深呼吸了下,他从床底下把自己刚脱下的鞋子踢到旁边沙发跟前,准备穿鞋,结果这次又被拉住了衣角。

    “这次又怎么了?”陆嘉把衣角上言希的手拿开,然后退后了一步坐到沙发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床上的死丫头,等着她这一次的出招。

    言希看着自己举在空中的手,心中暗哼了声。陆王八,竟然敢把她的手扯开。

    “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密码是多少的呀?”言希语气甜甜地问道。她认真地看向陆嘉,就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陆嘉只觉得自己脸上那平静的表情有些挂不太住了。他是怎么知道的?那是言希的新手机。就他所知这是那个编排他家陆小嘉的微博的专门手机。

    所以他猜到这手机的密码到底是什么很难吗?!

    不就是“陆嘉叽叽三厘米”的汉字拼音首写在九宫格键盘上的按键顺序么?!

    可是他能说么?!

    陆嘉看着看着对面坐床上的言希——这死丫头,即便是用被子捂住口鼻,却也遮不住她眼中的笑意。低头把鞋子往脚上套好,陆嘉从沙发上站起身,向前一步走停到床跟前。

    他伸手揉上言希在枕头上蹭成老母鸡都嫌弃的鸡窝头,对她微微一笑低头,凑到她耳边吹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