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大辣椒 - 第7节 清穿之妾本贤良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那就叫她自己养呗!亲额娘,还能不待孩子好?”顾盼就不明白了,谁生的谁养,有那么难?

    作者有话要说:  就……还是明天九点见哦~~

    本章有红包包哈~!

    第8章 疑有孕信

    四爷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只是这其中有些事很难说出口。

    那吴氏怀了身子是不假,可自个儿一向没有睡丫头的习惯,那晚上在汀兰园,李氏她……并没有那些心思。自己也是着了道儿,等回头醒来,自己与那吴氏已经躺在了李氏的床上……为此,李氏将汀兰园的东西换了个遍儿。

    他能明白吴氏想往上爬的心思,但并不会理解。

    便是再不喜孩子的生母,可那是自己的血脉,再如何也不会任由孩子被带歪了性情。

    只这些跟顾氏却不好说。

    顾氏虽出身不好,可她有眼力见儿,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想要孩子,那便自己生。”四爷叫苏培盛将棋盘搬来,“往日里可读过书?”

    “并不曾,只认识几个字。”顾盼摇头,繁体字的汉字认的是真难受,但是满语就更难了。

    “回头叫苏培盛给你找几本书,爷再给你送个嬷嬷过来,爷的后院可不能有不认字儿的。”

    “学的好了,爷给你奖励。”四爷心说这货不是什么好出身,跟旁人在一起许是连话都说不上,这么想还是怪可怜的。

    便是府里的那些侍妾,跟在原本主子身边也都是识文断字的,还真怕她跟人说话都赶不上趟儿。

    顾盼起身道谢:“妾定会好好学的。”多学点东西也是好事,自己成天在后院没什么事儿,读书也算是打发时间了。

    说了便立刻办,下午的时候,教认字儿的嬷嬷便进了小楼。人家四爷挺认真,不仅要认汉字,还要学习满语。

    “顾妹妹,听说爷给你送人了?”第二日去正院请安的路上,武氏赶上来好奇的问,“爷待你可真好。”语气颇有些酸。

    别管平常能说多少话,但围着这么一个男人转,有些时候难免会有些磕磕绊绊的。

    好在顾盼不在意,她等闲不出门,每次请完安回来就窝在自己的地方看看书,琢磨琢磨点心,到了年底还窜了个儿!

    “瞧姐姐说的,你们都打小儿请了女夫子的,妹妹不过就是认几个字。”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小产伤了身子,武氏养了大半年,可跟她比起来还跟个未长成的孩子似的。

    “爷待咱们屋里人都挺好的,顾妹妹也别急,时间多的是。”叫她这么一说,武氏却有些不好意思了,“咱们认几个字儿就成了,很不必费那些心,读书多了,容易伤神。”

    顾盼笑着说道:“妹妹谢姐姐费心。”

    看着她的笑颜,武氏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脸色有些淡。

    顾盼没去多想她的心里活动,过了年自个儿就十九了,可得抓紧时间调理身体。上辈子倒是想要孩子来着,只是不愿将就。这辈子倒好,要孩子还得趁新鲜水嫩的时候,要不然都没得机会。

    只不过这事儿也不能太急,备孕这事儿吧,总得做好了。指不定这辈子就怀那么一次,可不得把孩子的底子给打好了?

    就在顾盼积极备孕状态最好的时候,汀兰园那边李氏发动了,隔壁香草园里的吴氏也在同一天发动。

    康熙三十九年八月初七酉时,李氏生二阿哥弘昀。

    因着弘昐未入序齿,弘昀便直接入了二阿哥的排序。

    同一时辰,香草园的吴氏也诞下了府里的二格格。只她命不好,饶是四爷亲自派了人给她,可吴氏还是终日担心李侧福晋要秋后算账,因而生了孩子后,人也大出血没了。

    吴氏没了,二格格就成了个难题。

    首先,福晋那边定是没空的。李氏自己又养了个阿哥,就更是不可能。顾盼这边呢,积极备孕就等着拉四爷上床了,更是没戏。

    剩下的只有武氏跟宋氏了。

    许是想到了自己那早夭的大格格,宋氏在被四爷叫到主院后见到了瘦弱的二格格,心突然就软了下来,将二格格接到了她的雪枫园。

    许是见着旁人都有了孩子,小楼这边,石榴就更急了。

    “你别转圈圈了。”顾盼被石榴的情绪影响到了,稍微定了定神,“你瞧我现在吃嘛嘛香的,总归会有的。上次的平安脉,大夫也说我身子康健的很,没有问题的。”

    与她同样着急的,便是住在隔壁芸章园的武氏,“顾妹妹,你这边可有消息了?”

    “爷这段时间忙的很。”顾盼面对同样求子心切的武氏,突然觉得自己心态还挺好,“正月的时候,爷随着圣上去永定河视察工地,检验工程质量。回头又马不停蹄的跟着太子办差。这么大半年过去了,两个产妇更是一团乱,再加上宫里头的贵妃娘娘册封、隔壁八爷又庆贺良嫔娘娘的晋升……”

    男人女人,没哪一个是清闲的。

    武氏看她掰着手指头数着桩桩件件的,突然就拿帕子捂住了嘴,惊呼道:“顾妹妹,你怎的知晓这么多?”

    顾盼有些纳闷:“很多吗?”

    四爷要外出,福晋肯定得跟府里人说清楚的。再说了,男人都不在了,府里还能闹腾?回来后又天天往东宫跑,忙里偷闲的歇了半来月,又赶上俩孕妇生孩子。孩子洗三过后,宫里的佟佳贵妃熬出了头,看在隔壁八爷的面儿上,良嫔那边的礼也不能轻了……

    顾盼觉得自己现在的记忆力贼好。

    实在是日子过的太颓废了,没有一点精神娱乐。至于什么话本子之类的都是属于歪书,压根就不可能出现在贝勒府之内。

    武氏很是实诚的点头,“是很多,这些咱们都不记的,反正也不怎么相干。”

    顾盼心说怎么就不相干了?

    府里福晋才是四爷的患难原配,自己就是个持证上岗的小妾,虽说没什么大理想,可总不能人来了就光睡觉吧?

    他们这样的人,你拿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说了估计也不爱听,既如此,还不如多听听外头的事儿,好歹你心里能有个数。她吧,虽然没想过跟这位爷走心,可也不想真的当个傻白甜。

    “格格?”石榴轻轻扯了她衣角,“武格格等着您呢。”怎么说着说着就走神了呢?

    “武姐姐,方才在想别的事儿,好久没出过府了。”顾盼给她拿了块点心,“大厨房里的小太监刚送的。”

    虽说不会出现什么下毒害人的事儿,可不吃旁人的东西算是潜规则了。

    武氏倒是没拒绝,“谢谢顾妹妹了。”这东西是方才看着拿过来的,倒是可以放心用。说了着么会子,确实有些饿了,“自从进了贝勒府,我也许久没出去过了。”

    娘家也不在京里,便是出去了,又能去哪儿?

    “没事儿,无聊了妹妹陪你说话儿!”顾盼拍着胸脯打包票。

    实在是没辙了,要想不被关傻,她只能潜入情敌内部,争取将对方策反,为我方所用。

    用处就是……说话解闷儿。

    只这话说完后,人便打了个哈欠。

    武氏见状,忙道:“是我的不是了,这么长的时间,妹妹想必累了,咱们改日再聚。”

    顾盼点点头,进了屋没多久就靠着枕头睡着了。

    屋内,石榴轻手轻脚的给她盖好被子,脸色有些奇怪。

    葡萄便问:“石榴姐姐,怎的了?”

    石榴朝屋内看了一眼,而后轻声道:“葡萄啊,你说……咱们格格最近有些嗜睡,会不会是有了?我听旁人说,女人怀了身子,都会很爱睡觉的。”

    “这……”葡萄管着顾盼的私事,便道:“格格这个月小日子的时候还未到,要不咱们等等看?”

    小楼这边都盼着小主子来,可有了前头宋格格一惊一乍老以为自己怀孕的乌龙后,格格是三令五申的不许她们在这事儿上吓激动。

    石榴点点头,“等过些日子再瞧,小日子过了一旦有两天,咱们就请府医过来。”又道:“这事儿咱们先注意着,莫叫格格白高兴一场。”

    葡萄嗯了一声,“对了,石榴姐姐,你看最近格格读书的事儿是不是可以延后一些?”

    甭管是不是真的,仔细些才好。

    石榴听罢,应道:“晚些时候我跟嬷嬷说。”

    晚上一觉睡醒后,顾盼起身就感觉自己饿的火烧火燎的。

    “石榴?石榴!赶紧的,今个特别的饿!”她倒是没往那方面想。

    主要就是最近运动量大,为了身体底子好,每天早上都绕着小楼跑十来圈。运动量上来了就特别的能吃,相应的,气色也就更加的好。

    石榴想着格格下午吃了两碟子的点心,这会子听她说饿,心底里更高兴了,便哎了一声:“格格,待会儿就好!”

    能吃好啊,真要是有了,能吃才能养好小主子!

    顾盼瞧她笑的一脸捡了钱的样儿,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今个这么高兴?”

    “格格能吃好睡好,奴婢再没有不高兴的。”要是十个月后能给小楼添个小主子,那她石榴也是功臣一个了。

    往后格格定能看在她这么尽心尽力的份儿上给她找个如意郎君!

    当然,若是生的是个小阿哥,她完全可以不嫁人,就等着伺候完格格再伺候阿哥,等着阿哥给她养老嘛!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哦!

    第9章 豁!三百两!

    因着小日子还差些天数,石榴这边即便是心里有想法,也不好着急忙慌的就去找府医,只能耐着性子等。

    回头等四爷再来小楼的时候,惊讶地不住打量她:“你这是……”整个人胖了一圈了啊这是?

    他倒不是觉得有什么,满人女子可比汉家女骨架大多了,他也没觉得人胖些有什么不好。只要不是过分的胖,其实有些肉还是挺好看的。

    显然,顾盼属于挺好看的这一范畴。

    闻言,她捏了捏自己的腰,“爷也觉得妾胖了?”她就说自己胖了,可石榴偏偏不承认!

    “石榴总说妾没胖,还劝着妾多吃些。”她嘟着嘴抱怨。

    石榴蹑手蹑脚的溜出去了,可不敢告诉格格,她跟葡萄这两天熬夜把格格的衣裳都给放宽了。不是没有布料,而是不能让格格觉得自己胖了闹着要减肥,所以啊,为了看不出痕迹来,她俩着实废了不少的功夫,女红技艺更是突飞猛进!

    四爷一边看她抱怨,一边看她往嘴里塞着红豆糕,忍不住有些牙疼,“很好吃?”这东西齁甜齁甜的,两口吃一个,顾氏这是几天没吃饭了?

    “可能妾在长身子?”顾盼咽下口中的东西,歪着头,“以前听人说过,二十之前都能长身子的,妾才十九,还能再长一年,长身子肯定吃得多。”

    四爷看了眼盘子里的碎渣,嘴上回她:“还成,不算太胖。”心里却想着也不能太直白了,虽然她这么着也挺好。

    顾盼欢欢喜喜的把算字去掉,自动理解为了不胖。

    四爷笑了笑,突然问她:“你可记得自己的身世?”

    顾盼正喝着果茶,闻言险些把自己呛着,惊道:“妾难不成还有什么了不得的出身?”

    不应该啊,原主留给她的记忆是打小儿农家生活,五六岁上头就被爹妈卖给了人牙子,往后几道转手,就成了牙婆的“养女”。不过她虽然长得好,但悟性着实太差,再加上去的晚,牙婆也没着重培养她,顶多就是在她这张脸上花了不少功夫,打算卖个大价钱罢了。

    她把自己记忆里有的东西都说了出来,反正这位爷也知道她打哪儿来的,没必要瞒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