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暮 - 谙醋意 指骨妩媚(民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estar是纯种的法国人,五官立体,深受法国绅士精神的熏陶,理了理鬓角的发,才端着酒杯靠近楚茗春。

    脚踝处传来钻心的疼,她几乎要控制不住瘫倒在地,正站不住时,男人的掌心便探了过来,虚环住她的腰身。

    “没事吧?小姐。”

    楚茗春借力稳住身子,摇头又点头,水雾弥漫的眼睛望过去,男人高大的身子投下一大片阴影,鼻尖过于浓郁的香水味,加上吃了太多甜腻的蛋糕,让她想要呕吐的感觉无处循形。

    “可以走吗?”他问

    楚茗春点点头,被他搀扶着坐下,男人单膝跪地,她大吃一惊,连忙摆摆手,却不知说些什么,姆妈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怎可说跪就跪?

    estar不在意,想要去脱她的高跟鞋,楚茗春一急便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磕磕巴巴的用法语解释,“别…你…起来吧。”

    这样实在是太…违背规矩了…

    estar安抚她,笑着摇摇头说没事,白色制服的侍者递来药箱,他轻车熟路的打开,涂药包扎的工作做的娴熟,楚茗春只是在他擦伤口时稍稍觉得不适。

    他起身,理了袖口的理褶皱道“脚上有伤还是不要穿高跟鞋了。”

    楚茗春咬着唇瓣,他…怎么能…握住她的脚裸呢?手指划过的触感仿佛还有余温,她微抬眼看面前高挺鼻梁的男人,全然不觉刚刚的动作有什么不妥。

    “脚伤好了能请你跳支舞吗?”许是她太久没有反应,estar开口问她。

    “啊?”她微微发出声音,却莫名觉得口有点干,呆愣的点点头又摇摇头,“我的脚伤不知道什么时候…”

    她解释道,却因为法语实在太过贫瘠,支支吾吾半天吐不出一句话还绯红了脸,落在estar眼里,完全就是因为害羞。

    东方人嘛,骨子里都是一样的传统内敛,他在心里嗤笑,好久没尝过外国妞的滋味儿了,这中国姑娘长的可真纯情,身段也勾人,磕磕绊绊的法语一看就是初来乍到,可真让他捡到了宝。

    不过…太纯情床上可放不大开…没关系,妞嘛不过是调教调教就会自己往上攀附的,更何况是东亚病夫的中国人呢?

    他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把心思全写在了脸上,楚茗春莫名觉得心惊肉跳,眼睛也慌乱的四处瞟,不远处的树下,似乎有个挺拔的身影,她心一慌,“先生,我…我有舞伴了…那那是我的舞伴…”

    她软糯又结巴的样子实在勾人胃口,estar只当她是害羞过了头,浪费了这么久时间,都没把人勾上床,耐心也没了几分,“没关系,我们可以先跳,到时候在…”他说着就要去拉她的手,全然忘记了她脚裸处的伤。

    楚茗春朝后躲,浑身都写着抗拒,她连忙出口,指着那背影大喊,“那…是我男朋友…他会生气的…”

    虽然结结巴巴,倒也说完了话,estar自然不信,朝他的方向望去,树下的男生背影修长,却显得十分瘦弱,他也不去拉她了,只是“绅士”的装作知难而退的模样,勾起一边唇角道,“你男朋友似乎很弱呢…”

    他顿了几秒,“中国人…”

    他笑得的轻蔑,挑衅一般的轻嗬了一声,“弱国门弱国人,能比吗?”

    说完,看着楚茗春握拳的手,眼睛里似乎要溢出的愤怒,他转身离去。

    就算在傻也知道他指的哪方面,楚茗春在他身后大声叫住了他,颤着声音却铿锵有力的说,

    “听说法兰西的男人啊容易肌无力,特别是频繁性交的家伙。”

    她满意的看着男人腮边的肉抖了抖,心里暗暗得意,果然跟康山呆久了,她的医学专用词汇说的倒是格外顺口。

    只不过说完她脸上就绯红一片,姆妈教她的和她现在说出口的…真的是大相径庭呢,男人不知没听懂她说的医学词汇还是急着寻找新的猎物,低骂了一声并没有继续纠缠。

    楚茗春松了口气,却发现,不知道何时已经慢慢靠近了那棵树下,少年一身素色,本是背对着她的,却不知何时站了起来,狭长的眼睛盯着她,疏离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如置冰窖。

    她腿根莫名发软…又觉得心虚…怎么拉个人搪塞一下,人还直接站在她的面前呢…而且还是个惊为天人的少年。

    ———

    别人好多猪猪啊我求个珠珠和收藏吧

    下面是新文预收来po写剧情流配肉是我了吧

    简介:

    系裙腰

    主cp:姜荷x贺归

    副cp:左青生x安春来

    真的有一个人,会悄悄爱你叁五年。

    桐花褪色,梵文轻诵,

    拉普兰的极光划过夜空,少年思无邪,最是动人。

    那时,贺归才知道爱慕的心思得不到回应的时候终会像那架湾流一样坠入翻涌的山海,从此成了傲慢青春里的蓬莱旧事。

    十七岁的姜荷的心思隐匿于紫藤萝刺青之下,徐徐蜿蜒至心口,后来她用烟烧死了野蓟,却还是忘不了少年像踏风而下的天使,他说“耶路撒冷的光长存。”

    少年名贺归,他说他虚妄,但千言万语抵不过山风为梭,衔来她的裙摆的那一天,她的画,桐花长盛,名缚骨,箍了他一身筋骨,熨帖于她裙腰之下。

    番外/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取自书籍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传闻海瑞小公子戾气满身却还是凭借一张皮囊艳名远播,太子爷眉骨清冷,不近人情。

    圈里人个个揽红抱翠,哂笑他是块皈依佛门的好料子。

    安春来却觉得他是地狱派来收她的阎罗

    却不知,后来,渗透的夜,细瘦的腰,姑娘的骨成刀,他在夜里被处刑,欲望的刑加身,阎罗不惧。

    主线剧情流有肉/校园向/番外副cp炖肉/故事皆有原型/

    《苏幕遮【校园h】》系列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