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暮 - 学堂礼 指骨妩媚(民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楚茗春刚到家门口,便见姆妈一身单薄的站在门口,见她回来了,忙迎上来,拉起她的手,“阿椿…”语气哽咽,眼睛红了个彻底。

    “姆妈,我没事,吴佩孚没把我怎么样。”楚茗春握住她的手,安慰道,“姆妈放心,外面凉,我们回去吧。”

    妇人显然不信,止住了泪被楚茗春拉着往屋内走,还想问些什么,楚茗春打了个哈欠,有模有样的眯了眯眼,“姆妈,我累了嘛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不好?”

    妇人见她确实很疲倦的样子,又想起白日的无奈,心疼的拍了拍的手,轻声细语道,“姆妈不问了不问了,阿椿早点回去休息。”

    楚茗春乖巧的点点头,对庭院中的妇人摆摆手。

    第二天醒来时,早已日上叁竿,昨日实在太累,丫鬟宣竹进了里屋喊她,“小姐,南京女子学院那边来人啦,就在大堂,夫人喊您尽快过去呢。”

    楚茗春整个身子还是倦的,听见宣竹的声音顿时睡意消了大半,“宣竹?那顾副官没把你怎么样吧?”

    宣竹打了盆水,正拧着帕子,她点点头,声音小小的没什么底气,“诚然是没做什么,只是问了我关于小姐的几句话。”

    “什么话?”楚茗春接过帕子,顾沉余与她素不相识,怎的开始关心起她来了?

    “问小姐平日里都爱吃些什么,什么时候回来的,读的哪所学院有什么爱好之类。”宣竹如实交代,又从首饰盒里挑出些首饰,突然凑近楚茗春,笑道,“这顾副官莫不是…喜欢小姐吧?”

    楚茗春微蹙着细眉,没好气的打了一下宣竹的手背,气恼道,“那你是如何跟他说的?”

    “这也并无什么好隐瞒的,我便如实相告他说小姐喜欢看那城隍庙跑马戏的,在上海时还喜欢吃那软糯的奘糕。”宣竹答道。

    楚茗春刮了刮她的鼻头,“就你机灵!”

    楚茗春半晌才换好衣服,这件缀着珍珠和蕾丝的白纱裙纷繁复杂,是京都城里新来的一家西洋人做的洋装,楚茗春本是不喜欢这样繁杂的款式,奈何姆妈说这裙子等了许久才做好,不穿倒是可惜了。

    到大堂时,姆妈正在侧着身子和旁边人讲话,见楚茗春来了,招招手,“阿椿啊,快来见过你左老师。”

    “左老师好。”楚茗春简单寒暄,这左平,是南京女子学院的校长,也是他举荐她去的巴黎。

    左平着一身淡青色道袍,眸光温澄,胡须微长,一身的文人墨客气。

    他为人随和,也不拘小节,见楚茗春便笑得爽朗,“好久不见啊茗春,更漂亮了呢。”

    楚茗春没说话,她今天精神尤为不佳,莫名就会想到楼昭,以楼昭的性格,昨日她逃之夭夭,今天他按理说就会找上门来,可现在都如此晚了,他竟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是布置了更大的陷阱在等她跳吗?

    姆妈难的插了嘴,不满的白了楚茗春一眼,“阿椿,老师问你话怎么还能走神呢?姆妈教你的都忘的一干二净了吗?”

    她肩微动,显然是被吓得不轻,反应过来连忙道歉,“对不起老师,不知道这次来是有何事?”

    她在心里想,姆妈那样一个满清的格格,如若知道她与楼昭的事,不知会作何反应?

    左平抿了口茶,缓缓道。“也没什么事,只是这学院想邀请你回去参加校友会。”

    这南京的女子学院办学是最早的一批了,后来因为甲午战争战败被迫迁了校址到上海。

    楚茗春点头,这几日她刚回国,就遇上了楼昭,之后便诸事不顺,或许她是该出去散散心了,说不定就能就此远离楼昭的阴影呢?

    ———

    今天更的有些晚,抱歉乖乖们,假期过的实在太快了,忙着补作业,下一章就见面了快的话下章就有肉,最晚下下章。

    日更一章收藏和珠珠每涨五十都加更,时间允许当天加,不然就放在周末一次加。

    内容纯属虚构,历史上的南京女子学院非本书的南京女子学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