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暮 - 觥筹间【微H】 指骨妩媚(民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这吴佩孚还真是大张旗鼓的大手笔,包下整个六国饭店,清场办宴。

    位子还没坐稳,人心还是惶惶之时,也不怕闪了腰。

    楚茗春勾唇,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便顿便被惶恐替代,杯中的酒液微晃,眼前莫名模糊起来,她…是醉了吗?竟然看见了楼昭!

    二楼的人潮涌动间,男人一身笔挺的军装,芝兰玉树,觥筹交错间,正与人交谈,那人揽红抱翠,身旁的小姐丰腴饱满,穿着黑色旗袍,胸口处绣着孔雀长度堪堪到腿根。

    他不是一直在巴黎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她顾不上喝酒了,放下酒杯提起裙摆就往外跑,黑色的圆头高跟鞋踩在纹饰华丽的酒红色地毯上,沉重而缓慢。

    “没事的,没事的,不是他怎么可能…”她出声安慰自己,生理上却又止不住的恐惧,脚下加快脚步,她不敢回头看,直到看见熟悉的车子才微松了口气。

    一步两步…

    在她即将碰到车门的那一刻,淡淡的烟草味混着女人的香水味席卷了她,她腿根发软往后踉跄了一下,却正中男人下怀,楼昭将她整个人都圈在怀里,低沉道:“阿椿想去哪里?”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她身子发颤,不敢往后看,只能慌乱的瞟着地面,视线里他的军靴锃亮的像是美式军刀,楚茗春死咬住唇瓣,背后是他温柔的抚慰,一寸一寸,对她来说却像是凌迟处刑一般。

    他再次靠近,耳边掀起一阵战栗,楼昭低头含住她的耳垂,从上而下一遍一遍的舔舐着她的耳廓,楚茗春细细的喘息着,身子软成了一滩水,手下意识扶住车门的同时,臀部被抬得更高。

    裸露在外的皮肤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她扬起脖颈,像只高贵的天鹅,楼昭轻笑,一口咬住,像是恶魔的低语,“阿椿还是不愿意说话吗?那弟弟就在这里操你好不好?让弟弟的肉棒捅进你的湿热的小穴里,把你干的淫水直流,让你高潮迭起最后再堵住精液让你怀上我的孩子好不好?”

    他说着就真的拉她裙子背部的拉链,手也握住她的奶子毫不客气的上下揉捏,楚茗春忍不住快感,穴内的淫水失禁一般的流了出来,再如何不愿意承认,她都被楼昭摸起反应了。

    她忍住不住夹腿,害怕有人经过的恐惧混着楼昭的手掌翻起的情潮愈加凶猛,她开口,声音软糯又带着细小的哽咽,“求求你,放过我吧…”

    楼昭眼底发红,声音哑的不成样子:“姐姐也很想要吧?姐姐,你知不知道,你这副样子只会让我更加想要操你?就算死在床上我也甘之如饴。”少年人带着情欲的笑让楚茗春觉得可怖,她终于惊恐的回头看他,瞪大了一双美眸歇斯底里的说,“楼昭,你就是个恶魔!”

    楼昭小声做了个嘘的动作,含住她的唇瓣色情的舔,不过须臾又离开,冷冷的说,“姐姐,还是留着精力和嗓子在我干你的时候叫吧。”

    楼昭不在给她开口的几会,随手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只露出一双眼睛,楼昭一把抱起她便往回走,楚茗春揪紧了他的上衣,却碰到了像是军衔一样的物件。

    他居然升了司令!和吴佩孚平起平坐!

    她见到了那个刚刚和楼昭交谈的男人,女人早已不是刚刚那个,一身的得体的裙装外披一件皮草,妆容精致的脸上扑着粉,小苍兰的香水味不重不淡。

    女人揽着男人的手臂,笑眯眯的操着一口上海话讲,“司令啊,这位是谁啊?”

    吴佩孚觑一眼楼昭,上下打量着楚茗春,“这是冯岱的儿子,楼昭,刚刚接手父亲的职位,做了褚州的司令。”

    女人听这话,立马谄媚的笑了笑,”原来是冯老司令的公子啊,难怪如此玉树临风,我这个老姑娘看了都心动不已,不知二公子是看上了哪位姑娘啊?如此迫不及待?搞的我都想见识见识这位姑娘的风骨呢,让不近女色的二公子都难当柳下惠。”

    楼昭笑的温润,蹙着眉还算耐心的回答,“言老板过奖了,是我的妻子。”

    这话一出,楚茗春身子一震,久不多言的男人也略微震惊的开口,带着微微的惋惜,“昭儿何时结婚了?你父亲可从未说过。”

    楼昭勾起薄唇,看了怀中女人一眼,“在巴黎办的婚礼,还未告知父母。”他说到巴黎时,捏了把她饱满的臀肉,楚茗春被刺激的软哼一声。

    她不安分的扭动着身子,嘴巴里被楼昭的手指搅动着,津液顺着唇角流下来,只能发出细小的呜咽声,却被宴会的嘈杂声很好的掩盖下去。

    女人见惯了风月情,打了男人的手臂一下,笑骂道,“吴司令,人家小夫妻刚见面,你侬我侬的时候呢…”

    吴佩孚当局反应过来,连忙点头,招手换来了侍者,“引二公子去二楼的房间休息。”

    侍者点头应是,楼昭搂紧了怀中的温香软玉,轻轻道声谢,脚步生风。

    ———

    新年新气象!

    故事里历史人物背景所涉及的关系纯属为了创作需要!

    快给昭昭投猪叭!让他尽快吃上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